566846金多宝网

帝御仙魔 第二百一十章 叛徒的人生哲学39887神算
发布时间:2019-10-07

  马伦的征召令已经下达,以新月教的组织严密程度,所带来的行动高效程度,和修士反应、行进速度,旬月内,各地的修士就将大规模赶到东部。所以赛典赤的时间并不多。

  就如何快速有效结交默哈德,张长安连夜帮助赛典赤制定了计划。作为一个主理草原州事务多年的官员,张长安习惯了将所有能考虑到的细节,都纳入掌控范围,并制定应对意外的措施,力求不出半分纰漏。

  整整半夜,两人都在紧锣密鼓的筹划,等到天色放亮的时候,一份周密计划早已经制定完成。张长安在确认赛典赤对计划都清楚后,用灵火将文书焚毁,没有留下丁点儿痕迹。

  赛典赤离开张长安的住所,前去大神殿当值。他当然知晓,今天会有征召令的部分任务落到自己头上。他昨日后半夜跟张长安做计划的时候,大神殿的五大长老,肯定也在一起制定另一份计划。

  现在,是大家都开始行动的时候了,而赛典赤自己,是唯一要执行两个计划的人。

  赛典赤嘴角忽然浮现出一股莫名的笑意,感觉自己好像是整个巴格达城,最为神秘的存在,而且背后拥有一股强大的力量,分外强大。

  这种体会很玄妙,说不清道不明,但让他在看其他人的时候,包括另外几名主事大祭师时,都有一种没来由的优越感。

  好似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神灵,而对方不过是地上的蝼蚁,39887神算小诸葛救世网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,更加不清楚自己会遭遇到什么,而这一切,都取决于自己的行动。

  这是一种类似掌控他人命运的感觉,赛典赤觉得自己就是行走在黑暗中的神,强大且莫测,伟岸又睿智。

  进入大神殿,赛典赤感受到了一股肃穆的气氛,来来往往的修士无不行色匆匆,神色肃穆,目光凛然。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,好似隐藏着命运的巨兽,没有人能够逃脱它的掌控,它随时都会择人而噬。

  赛典赤的脊背渐渐有些发寒,这时候他心中那股莫名的优越感、强大感,正在点点滴滴的消逝。他意识到,自己虽然拥有双份的力量,但在这场战争里,也在承受双倍的风险。

  稍有不慎,不仅是自己身死道陨,家人也要被自己连累,尸骨无存不说,还要被国人唾弃。这些想法,让赛典赤的脚步显得沉重,脸上再也看不到丝毫轻松之色,甚至还有些许不安。

  地位比他低的人,经不住会揣摩,连主事大祭师都事这番如履薄冰的样子,东境战事到底有多么严峻?

  而地位跟他相当、亦或是比他高的人看见了,会认为赛典赤正在忧国忧民,为国家局势感到不安。这不是一个不动声色的上位者合格的表现,但也证明了他的赤胆忠诚。

  沉浸在心事中的赛典赤,猛然听到有人跟自己搭话,心跳陡然快了一拍,他不安地抬起头,看到的,却是默哈德那张带着亲近笑容的脸。

  说话的是默哈德,要被“攻克”的三流贵族,必然要在张长安的计划里,成为被自己利用的“弱者”,此时面对对方,赛典赤已经有些许心理优势。

  如果碰到的是其它长老,他或许会惊惶不定,一心想着如何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。但在默哈德面前,他立即稳住了些许心神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不失热络的说道:“是有为征召令的事忧心,不过论及辛苦,肯定不及长老。”

  身为高阶祭师境的强者,几天不休息无关紧要,断然不不至于面色多差,赛典赤知道默哈德不过是寻个话头,跟他搭话而已。赛典赤是顶级贵族,这次回到巴格达后,又有意跟他人交好,所以现在人缘很不错。

  没有任何意外,赛典赤跟默哈德寒暄着结伴而行。眼下时辰尚早,还没到议事的时候,两人一起去吃了些早点,期间不出意外的相谈甚欢。

  两人来到议事大厅的时候,里面已经坐满了人,除了五大长老、十三主事,还有一些副手之类的角色,加起来有三四十人。经过昨夜的商议,今日长老们会公布征召令的施行计划。

  赛典赤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,让他感到奇怪地是,他竟然看到了忽速纳丁和萨图克!这两人,一个是新月教在喀喇汗的监察院主事大祭师,一个是喀拉汗的王子,眼下不在木鹿城那边,怎么会一起出现在这里?

  喀拉汗已经被唐军全部占领,算是在事实上亡国了,忽速纳丁在彼处没了位置、差事,自然要回来。

  只不过,忽速纳丁虽然本身地位不低,在喀拉汗也有些功劳,但最后大食丢了喀拉汗,他没能解决唐朝细作力量,过大于功,回来后只做了个副主事大祭师。

  而萨图克作为亡国王子,手下又没有像样的军队,就只能抱大食的大腿,奈何他力量微弱,地位就不可能显赫。只能靠在新月教中的身份,勉强在大神殿混个位置。

  不过能到新月教中枢来,只要多结交权贵,日后大食恢复了喀拉汗的疆土,萨图克说不定还能做喀拉汗的王——也可能喀拉汗就此消亡,他顶多回去做个地方主官、封疆大吏——那也不错。

  然而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顺利,刚一开始,大长老便神色肃杀的扫视众人:“圣军在喀拉汗战事失利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便是唐朝人的细作无孔不入,在战前就给他们搜集了很多情报!这才让圣军一开始就处于不利地位,接连战败!

  “监察院跟唐人细作的交锋已经表明,他们在国内也有大量人手,而直到现在为止,因为战争的爆发,我们也没能及时集中力量,将他们挖掘出来!也就是说,诸位,你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安全的!”

  听到这些话,尤其是触碰到大长老,充满审视和怀疑的冰冷目光,赛典赤心中寒意顿生。做贼心虚的常理,让他如坐针毡。

  不过,他好歹也受过张长安很多训练,不至于轻易露出马脚,当下鼓足了勇气,没有回避大长老的目光。

  在对方的眼神挪开之后,赛典赤暗送口气,费了很大劲,才抑制住心跳的紊乱。他很清楚,以大长老的修为,哪怕他只是心跳、呼吸异常,在此时都会成为致命破绽。

  如坐针毡的赛典赤,因为不可抑制的紧张,脑袋渐渐有些晕乎,以至于大长老在说什么,他都没有继续听清。在这个大厅里,坐着的都是新月教最强大的高手,最睿智的上位者,而且他们还都是自己的对手!

  赛典赤感受到了浓烈的威胁,好似只身一人处在千军万马之中,每一刻都有无数刀光剑影,向自己扑面而来,自己随时都会被碾为碎肉,万劫不复!

  冷静应对挑战,说来简单,事到临头,人尽皆敌的情况下,又有几人能做到心如止水?

  他是一个大食人,且是顶级贵族,而现在,他却在谋划于国有害的事,做一个叛徒!这是多么卑鄙、无耻的行径,他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,被万人唾弃!

  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退缩,想到了坦白,想到了迷途知返。他的脑海中,甚至冒出许多这样的故事。

  那些一时遭受胁迫,或是一时迷了心智,走上背叛的道路,却因为及时的醒悟,没有造成过失,反而立下功勋,被后人称颂的英雄,在赛典赤的脑海中徘徊不去。

  这个时候,他的手下意识的,摸到了衣袂下的一块配饰,清亮如冰。一瞬间,几乎是习惯性的,赛典赤心头一振。那是张长安给他的一枚玉珏,说不上多特殊,但用意分明。

  “当你感到不安的时候,就去摩挲它,会让你镇定下来。”赛典赤想起张长安的话。这枚玉珏其实不是法器,也没有凝神静气的效果,但在过往长时间的训练中,赛典赤已经被培养出这样一种习惯。

  赛典赤额头上的汗珠逐渐消散,大长老的声音在耳畔恢复正常,不再像之前那样朦胧迷离,似远似近,似真似幻。

  赛典赤的眼神徐徐恢复清明,丝丝厉色逐渐浮现,“况且,什么是英雄?那些故事,都是骗人的把戏罢了。是君王用来愚弄百姓,让他们为自己效死用的!我怎么能相信这些?”

  “君王建立国家,从而确认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,让万民成为自己的羊群,说到底,不过是以四海之力,养一己之尊!何曾真正为苍生好过?若非如此,权贵怎么会有特权?

  “大家都是为自己而已!而君王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,偏偏要蛊惑人心,让百姓忠君报国,为自己战斗为自己而死,还说的理所应当,真是世间最大的无耻!可笑那些愚蠢的百姓,被君王灌输了这些思想,沦为羊群、刀剑,还以此为傲!

  “也对,百姓终究是弱小的,不抱团,没有国家,就无法拥有安全,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存。可我不一样,我是祭师,拥有很高的修为,为何要给哈里发当刀剑?国家兴旺,我就能掌握更多权力?国家亡了,我就一定会死?

  “不,政权更迭,只是寻常事罢了。自己的利益与强大,才是真正能够保全自己的。唐朝也需要人来治理这里,我依然会是大贵族!哈里发的王位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  赛典赤的双眼锐利如剑,血丝布满眼眸,“哈里发自己本事不济,在喀拉汗兵败如山倒,现在只能苦守木鹿城,眼看就要亡了,我不能给他陪葬!投靠唐朝,才是明智的选择!”

  他有了清晰、合理,自认没有破绽,没有漏洞,十分强大的三观。这样的三观,足以支撑他接下来的行动,让他不再迷茫,也不再胆战心惊。

  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人生哲学,也都会有。不管对错,都会成为自己头顶的月亮,照亮自己前行的道路。

  “要获得更多权力,让自己拥有更多可以强大的资源,就必须立功!”赛典赤感觉到自己精神焕发,气力充沛。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大,即便是身处危境,那也是应该的,即便是遇到困难,那也是必须克服的。